首頁 > 封面故事 > 正文

理想家庭

2019-05-15 10:21 作者:黑麥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宏大連接著渺小,莊嚴對接著日常。這部劇最終成為一些人理解轉型時代中國的一種參照。

喜劇和觀眾之間有一種默契,這種默契像是一種難以言說的氛圍,當人們歡笑的時候,內心同時會觸發各種復雜的情感,也許這笑聲并不那么單純。

寫到現實生活,人們很容易嚴肅起來。25年前,作為中國首部情景喜劇的《我愛我家》播出完結,在夾雜著一點點離別感傷的笑聲之余,觀眾們驚喜地發現,原來喜劇還可以這樣松弛,幽默還可以這樣表演,盡管演員在戲中自嘲“胡侃加臭貧”,但是劇中的故事一次次地擊中了當時社會的熱點和大眾的笑點以及舊時的痛點。很多人在這個充滿笑聲的劇集中,還留意到了穿插的音樂,11首歌曲并沒有刻意制造喜劇旋律,反而像是一種情緒的補償,將溫情與生活哲理娓娓道來。

這段凝固了上世紀90年代的歲月,伴隨著一種生活氣,竟可以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都能給人帶來一種撫慰,它描述的并非完美的三代同堂,仔細想想,那戶姓賈的人家,幾乎沒有遇到過什么令他們愉悅的事:健康老人沒得獎;衛生紅旗差點被流動;獎券中了沒能去成香港;買臺電腦結果讓鄰居中了1萬美元;賈志國先被優化組合,再為了和平拒絕了高收入工作……

喜劇與悲劇之間往往界限不明,稍有錯位,便有了別樣的理解。賈志國的飾演者楊立新說,喜劇從不塑造英雄。如果它這里邊有大人物,一定把大人物拉下神壇,喜劇必須得把臺上的人搞得很愚蠢,因為搞得很愚蠢,才像生活,觀眾才能產生愉悅感。當然這個愉悅感有時候就像優越感的另一面,形成了觀眾對它俯視的視差。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的牌匾是一種生活姿態向往,可過時的沙發、舊書桌、老式門廳把這“志向”拉回到了現實當中,更現實的是,25年過去,爺爺老傅早已離開,圓圓已近中年。《我愛我家》所描繪的是一個并不完美的三代家庭,這與獨生子女一代有很大的重合,他們沒有上一代人豐富的閱歷,更不會早熟,生長的安逸自然容易讓他們對于家庭產生依賴;他們還是動畫片一代,也很容易接受新鮮事物;他們不善交流,卻也渴望交流,《我愛我家》中的對白,是他們理想的溝通藍本。如果真的要問為什么這部喜劇會持續播了那么多年,或許就是因為它俯瞰到我們每個人的過去。

在“家迷”看來,這里的故事雖不夠沉重,但也足夠真實,這個有寬度的“家”,或許真的可以成為一種精神家園。最后,我們并沒有如期看到那個“家迷”期待的“大團圓采訪名單”,它可能是幾代觀眾的夙愿,但如同所有的好故事結局,都是夾雜著歡笑或遺憾的。

閱讀更多更全周刊內容請微信掃描二維碼下載三聯中讀App,注冊就有紅包哦!

版權聲明:凡注明“三聯生活周刊”、“愛樂”或“原創”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音頻、視頻),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刊、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三聯生活周刊”或“來源:愛樂”。違反上述聲明的,本刊、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已有0人參與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快速登錄

《立冬》現已上線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聯生活節氣”體驗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聯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掃描下載三聯中讀App
三聯中讀服務號
黑龙江福彩六加一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