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封面故事 > 正文

全球產業鏈的微觀調查

2019-06-05 15:20 作者:謝九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印度班加羅爾、越南北寧、中國丹陽與溫州

人類經濟發展的歷史,其實就是一部全球產業轉移史。由于不同國家和地區處于不同的發展階段,每個國家和地區都有自己的比較優勢,在全球范圍來看,就像有一只看不見的手,在指引著全球資本在不同國家和地區間進行產業轉移,反過來看,也正是由于有了持續不斷的產業轉移,才推動了世界經濟整體前行。

 

 

如果以“二戰”作為一個節點,“二戰”以來,已經發生過三次比較清晰的全球產業轉移。第一次是上世紀50年代,美國的鋼鐵、紡織等傳統產業向日本、德國轉移,日本和德國經濟開始起飛;第二次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德國和日本的傳統低端制造業向亞洲轉移,亞洲“四小龍”迎來騰飛的機遇;第三次是上世紀90年代,歐洲及美、日等發達國家的低端產業向中國轉移,中國經濟進入高速增長期。

隨著中國經濟成長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勞動力成本快速上升,中國在全球產業鏈中的比較優勢開始發生變化,全球迎來第四次產業轉移浪潮。過去的產業轉移潮,無論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其實都是產業轉移的受益者,發達國家集中精力發展利潤更豐厚的高端產業,發展中國家則通過低端產業擺脫貧困,但是第四次產業轉移潮帶來的影響,和前三次都截然不同。

這一次全球產業轉移的復雜性前所未有。中國原先以低成本優勢獲得的世界工廠地位開始有所下降,部分低端制造產能開始向外轉移。但與此同時,中國經濟體量過于龐大,同時發展又很不均衡,在中西部,還有大量經濟欠發達地區,這些地方依然具有承接低端產業的巨大能力,即使和東南亞等低成本地區相比,也有很強的競爭優勢。

從中國經濟自身來看,經過40多年高速發展之后,中國自己也積累了很多先進經驗和全球分享,比如全球領先的基礎設施建設能力。在這樣的背景下,“一帶一路”應運而生。“一帶一路”覆蓋總人口約44億,占全球人口比例約六成,經濟總量21萬億美元,占全球比重約三成。理論上而言,“一帶一路”如果能夠順利打通,將給沿線各國都帶來較大的潛在增長空間。

在中國產業向外轉移的同時,中國的高端制造業開始迎來內生性成長。在東南部沿海地區,很多高端制造業已經悄然興起,即使和發達國家相比,很多公司都已經毫不遜色,甚至還要更加領先。

所以,這一次產業轉移的狀況比歷史上的前三次都更加復雜,一方面,中國面臨來自東南亞等地的產業競爭壓力,而自己還在主動實施產業轉移;而與此同時,中國在低端和高端制造業都具有一定的競爭優勢,這也就意味著,中國也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外部壓力。在這樣的背景下,也就更容易理解貿易沖突的必然性所在。

如果從低端制造業來看,過去曾經給中國經濟帶來巨大增長紅利的低端制造業,最近幾年開始紛紛向東南亞甚至非洲等地轉移。上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一直是吸引外資的熱土,也是當之無愧的世界工廠,隨著最近幾年全球產業開始新一輪轉移,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地位開始有所下降,如果用一個指標來觀察這種變化,外商直接投資(FDI)是一個最直觀的指標。

長期以來,中國一直是全球最大的外商直接投資接受國,在很長時間里,我國的FDI都保持兩位數的高增長。美國次貸危機之后,中國的FDI開始發生變化,2009年開始進入負增長,后來在“4萬億”政策的刺激下,外商投資有過短暫反彈,但是從2012年開始再度出現負增長,隨后幾年基本上在負增長和個位數的正增長之間徘徊,最新數據是,今年一季度,我國的FDI同比增長3.5%。

過去幾十年來,中國之所以成為全球最具吸引力的投資熱土,主要有三大原因:一是中國經濟持續高速增長,為外資提供了豐厚的回報;二是中國充沛且廉價的勞動力,極大降低了外資的生產成本;三是中國為外資在稅收等方面提供了一系列優惠待遇。但是隨著中國經濟增速放緩,勞動力成本提升,加之外資優惠待遇取消,中國對外資的吸引力也大幅下降,FDI進入低速增長也并不奇怪,也正因為如此,大量外資開始轉戰東南亞等地。

這一次貿易戰升級之后,美國國內有聲音表示,美國通過大量從越南進口,可以替代中國市場成本上升對美國消費者的影響,但這種想法并不現實。今年5月份,耐克、阿迪達斯等美國170多家鞋業公司給特朗普發了一封聯名公開信,希望立刻將鞋類從中國進口商品關稅加征清單中移除,因為美國消費者才是承擔進口關稅的人。這份公開信表示:“盡管我們一直在努力從中國轉移出去,但是鞋類行業畢竟與別的行業有所不同,它是一個資本密集型行業,采購決策的制定和規劃需要花費多年的時間,公司不能說轉移就轉移。”

最近幾年,雖然部分外資開始撤離中國,轉移到東南亞和非洲等地,但并不意味著外資在一夜之間全部轉移,事實上,真正轉移出去的只是一小部分,對于外資而言,中國雖然出現勞動力成本快速上升、經濟增速放緩等負面因素,但是仍然具有很強的吸引力。首先,中國經濟雖然增速放緩,但每年超過6%的增速在全球范圍內也并不低,更重要的是中國經濟總量已經很大,十幾億人口的巨大消費市場,是任何一家外資都無法忽視的誘惑。中國勞動力成本雖然上升,但是勞動力素質很高,而且吃苦耐勞,遠非東南亞和非洲等地的勞動力所能比,加之中國基礎設施完善,也能為外資在中國的生產提供很好的保障。

目前東南亞國家能夠承接的只是中國的部分低端產能,想要全部取代中國的世界工廠地位也并不現實。以越南來看,和中國相比,最大的優勢就是勞動力成本,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太明顯的比較優勢。和中國相比,越南的劣勢在于,經濟總量依然很小,外資能夠施展的舞臺有限。越南去年的GDP達到2400億美元,還不如我國廣西一地,中國的GDP總量超過13萬億美元,是越南的50多倍。

另外,越南最近幾年雖然經濟增速較高,但是過于依賴外資,越南的FDI占GDP的比重高達20%多,這就使得本國經濟自主性較差,面臨很大的外部風險,外資短期之內進入過多,會給越南帶來通脹風險。2008年,越南的通脹指數曾經接近30%,股市和樓市被腰斬,很大程度上就是外資輸入過多,超過了本國經濟的承受能力。如果外資一旦撤離,又會給越南經濟帶來巨大動蕩。所以,越南經濟雖然看起來保持了較高增長,其實穩定性和持續性都比較差。越南這幾年雖然靠外資拉動經濟增長,但是出口其實很不穩定,2006年加入WTO至今,越南大概有一半的時間其實處于貿易逆差,最近的一次貿易逆差出現在2015年,逆差30億美元,最近三年又連續實現了貿易順差。

閱讀更多更全周刊內容請微信掃描二維碼下載三聯中讀App,注冊就有紅包哦!

版權聲明:凡注明“三聯生活周刊”、“愛樂”或“原創”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音頻、視頻),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刊、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三聯生活周刊”或“來源:愛樂”。違反上述聲明的,本刊、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已有0人參與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快速登錄

《立冬》現已上線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聯生活節氣”體驗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聯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掃描下載三聯中讀App
三聯中讀服務號
黑龙江福彩六加一开奖